这是首本描写市井小民生活百态及人生智慧的漫画

2018-06-24 10:45

  这些年,穿中式长袍马褂、头顶瓜皮小帽、脚穿一双功夫鞋的老夫子形象,横跨几代香港人的回忆。王泽相信,《老夫子》漫画未来会以更多不同形式与港人见面,如“VR(虚拟实境)”游戏、动画、电子书等,希望勾起大众看老夫子的开心回忆,同时让老夫子继续与港人共同前进,数十年后继续珍惜这位老朋友。

  最近十多年,王泽成功走出父亲的“框框”,老夫子亦走出漫画书,以“油画”“版画”的形式花式亮相,画色亦与以往有较大不同,“父亲以前选用的颜色是为了方便漫画出版,而我现在配搭的颜色是配合老夫子的个性。”

  去年1月1日,“老王泽”因年老器官衰竭在美国离世,享年93岁。一年多来,再也听不到父亲在家里洪亮的笑声,“小王泽”选择静静地“治疗”心灵的空虚,花约4个月创作了一系列题为“影”的画作纪念父亲。画中,老夫子的脸孔变成黑色的影子,身穿的长衫不再是黄色而是彩色,动态亦带点抽象。

  1962年,王家禧以长子姓名“王泽”作为笔名,创作出脍炙人口的《老夫子》。这是首本描写市井小民生活百态及人生智慧的漫画,因其风格明快、包罗万象且幽默风趣、形象生动,而深受华人喜爱。

  “创作下去,我感觉到自己无法取代父亲。我没有父亲的天分,完全模仿父亲的话,我一定会失败。”王泽有感时间的宝贵,不想让自己遗憾,便决心将自己的想象与感觉加入《老夫子》漫画,进一步发掘漫画角色的潜在个性,“今天的老夫子不止幽默,也会有怀疑、悲伤、感性、超现实的一面。”

  1995年,王泽眼见父亲年纪渐长、健康不稳后,便继承父业,让两代“王泽”无缝接轨。他坦言,广州传真猜特诗彩回2018114,接手初期,与父亲一样拥有相同的问题,天天忙着搞出版、画漫画,没有时间探索创作的新变化,创作变成了一份困难的工作。

  在《老夫子》漫画走过55年之际,《老夫子》漫画第二代作者王泽近日在香港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,回味父亲数十年前的真迹手稿,忆起父亲生前点点滴滴,感慨万分。年近七旬的王泽依旧容光焕发,言行举止散发出幽默感。中新社记者 谭达明 摄

  “家父(王家禧)在我心中是一个传奇。自从他离世后,我的心里好像少了些什么,总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。这一年来,我尝试利用这种感觉进行创作,绘画《老夫子》时亦添加了一项表达的元素。”

  王泽解释,父亲当年画漫画是为了赚钱养家,成名后更忙得要死,天天赶稿,替十几份报纸、杂志画四格和六格漫画,发挥空间较少。因此,父亲选择简简单单用“老夫子”“大番薯”等逗趣人物说故事,而读者阅后嘻哈大笑,也很快翻往下一页,没有仔细感受父亲细腻的笔触,“父亲的才华是被时间淹没。”

  当下,年近七旬的王泽依旧容光焕发,言行举止散发出幽默感。一边画画,一边继续建筑教学的王泽,很强调“拿得起,放得下,看得开”??创作时没想太多成就,最重要是做想做的事,此生便没有白来这个世界。(完)

  中新社记者 李焯龙

  “父亲转身离开了我,消失了,慢慢变成了一个个影子。”王泽解释,创作灵感是来自著名作家朱自清的散文《背影》,“父亲生前将全部精力投入在老夫子上,老夫子的影子,埋藏了父亲一生多姿多彩的时光。”

  中新社香港2月25日电 题:《老夫子》漫画诞生55年??“王泽2.0”让老夫子笑中有泪

  “家父画《老夫子》黑白漫画的时候,对用笔、墨水的要求非常讲究,一笔一笔的线条隐藏着他的创作感受、经验和功力,但遗憾的是过往甚少人理会,家父亦没有时间告诉大家,以及将这些创作元素再进一步演变。”

  在《老夫子》漫画走过55年之际,《老夫子》漫画第二代作者王泽近日在香港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,回味父亲数十年前的真迹手稿,忆起父亲生前点点滴滴,感慨万分。

  60年来,除了父亲,王泽与老夫子相处的时间最长。他透露,其实当年没有想过会接手画《老夫子》漫画。不过,当他找来100多人试画老夫子后,便决定放弃这个念头,“我从小看父亲画老夫子,对老夫子非常了解,但他们没有,所以他们画出来的老夫子只得形态,缺乏感觉。”